前進流行資訊 - 提供全球最新流行動態

帳號: 密碼: (會員申請 | 忘記密碼)
設計師動態分析
 

2009-10秋冬巴黎流行週系列報導(5)

回到法國古代高盧人的流行風貌
< 少就是多/典雅就是優先取捨/青少年反叛性格/性感/高科技 >

123        古代的巴黎婦女(Parisienne),身穿著一席迷人可愛的小黑色洋裝(在今年則以大膽的「海軍藍色系」(navy blue)為主流),已經成為法國2009秋冬流行展示會上的最新寵兒。在過去曾幾何時,被世人唾棄的「1 高盧人 」(Gallic)的時髦風尚;含蓄保守、典雅高貴的氣質,突然受到近日經濟衰退的「加持」,鹹魚大翻身成為人人稱羨的「完美」服飾。

        而有誰會想到將「[少]就是[多]」(less is more)以及「[典雅]就是[優先取捨]」(elegance is refusal)的觀念,在執行方向上完全「翻轉」(convert),那我們第一位可以想到的流行設計師就是Christian Lacroix。或許可用另一種方式來說明,假想這位相當具藝術氣息的設計師,將其所經營在法國高級時裝,放入到某一個不起眼的沙龍,或縮小編製成一個停車庫,背景有殘破不堪的許多鏡片;這或許也是一個很新鮮、相當有想像力的一個創意願景。

        從Lacroix採取的設計理念,我們可看出其拋棄「過度鋪張奢華」(extravangance)而轉向「整潔但不失帥氣」(spiffy)的觀念,的確是一項明智之舉。提供一種在服裝背後脊柱處,加入一種有「伸縮性蕾絲裝飾」(an insert of lace stretched over the 123spine),佈滿整個身體背後,在身體整體搭配上,提供一種相當時髦流行的裝扮。主要訴求的細部重點,乃著重在對時下「青少年叛逆性格」1(sugar rush )的描述:就像在「褲襪」(hose)上面運用甜美的圖案來做裝飾,以及用停留在肩上的一根「蜻蜓狀女用胸針[領針]」(dragon brooch)做出特別的效果。

        但在這場秀場中的高潮戲,是將Lacroix的特定輪廓清楚展現:運用「繭狀外套」(cocoon coat)搭配「寬圓裙」(rounded skirt);但用優雅方式把規模縮小。將在裙上引人注目圖案(pattern quotient)縮小成「向日葵」(sunflower),或把花系列印花圖案用另一種「抽象爆破」(abstract burst)感覺展現;也唯有如此,才更容易讓流行仕女們再度聯想昔日Lacroix品牌主宰流行市場的法國˙普羅旺斯(Provençale)情懷。

        在目前「褶狀垂裙」當道的流行市場中,Lacroix品牌運用其在高級時裝的豐富經驗,可以很輕易的製造出這種布料產品,甚至我們可以說其旗下設計師很自然創造出市場上「最好褶狀垂裙」(best-draped dresses)的典範。儘管任何知名品牌都不希望旗下首席設計師,從以前的風華亮麗色123系以及令人迷炫的裝飾品,退化到次級的設計風格;然而,Lacroix卻在其高級時裝中運用這樣的策略。於是在這次成衣展示中,徹底證明這位出色的設計師反其道而行異軍突起,熱情擁抱巴黎時尚新風貌,但同時也保留屬於他自己的特定風格。

        在市場上另一個流行大品牌Givenchy,在本季首席設計師Riccardo Tisci先生充當操盤手。正當這位設計師萃取灰暗色調的浪漫遠景,在伸展台上呈現的服裝畫面,似乎也像在舞台後面一樣那麼的凌亂。

        設計師Tischi在後台表示:「這種情形,就像Schiaparelli 女士在1930到1940年代期間對「女性」、「美學藝術」做崇高的推崇。」然而,僅管舞台上模特兒身上的藍色金屬亮片墊肩,搭配漂亮白色的蕾絲洋裝:呈現出的味道很像1980年代風貌;而且有過多的「皮(肩)帶」(straps)與「馬鬃」(horsehair)的滾邊,感覺又酷似1990年代澳洲設計師Helmut Lang的味道。

       我們對於設計師Tisci為何要這麼賣力的將Givenchy這個品牌,推向超極酷的領域,希望藉此能在市場上吸引流行追求者;不過Tisci設計師在其123自己的品牌,卻強烈呈現出寧靜的流行之美,這點在設計上的構思,的確令人匪夷所思。

       而在舞臺上另有其他的展示:一件「灰色洋裝」輕輕滑行於迷人的身體曲線(儘管這件洋裝只有一個衣袖);或另外有一件「黑色洋裝」,搭配「褶狀垂裙」(draped skirt),以及「純雪紡綢」(sheer chiffon),透明覆蓋著裸露的手臂。更甚者,運用非常具流線性的白色褲裝,搭配一件具夾克的裁剪風格,在前方有呈現一些「複雜三角形圖案」(complex triangles)做裝飾。

       設計師Tisci自己有一間「高級時裝」可以進行上述實驗。但對於「成衣」(ready-to-wear),這位設計師真需要不屈不撓的流行樣式、「銀飾釘裝扮」洋裝,以及「希臘女神」(Grecian goddess)的飄逸「褶狀垂裙」呢?與其推出耀眼亮麗的服裝,創造出如流行雜誌封面的俏麗模樣,Tisci設計師真正要做的,是聚精會神的考慮如何將Givency品牌在21世紀的流行市場中,豎起旗幟而屹立不搖。

       在一個月黑風高夜晚下著雨的路上,一件短洋裝將身體緊緊裹住,穿著高至大腿的「防水長筒馬靴」(thigh-high wader):這種服裝設計會出自123Hussein Chalayan設計師的創作嗎?果真這位英國設計師改變設計理念,從「高科技風貌」(conceptual high tech)轉變到「性感小貓象徵」(sex tools)?

       然而,表面上這項轉變,實際上是有跡可循的;因為Chalayan後來將這層「性感成分」(desire)加到其流行設計理念當中,但同時保留其「都會」(urban)與「高科技」(techno spirit)的元素風貌。剛開始運用「合身」(fit)的設計技術,以最具代表性的「短洋裝」(brief dress)為展現主軸,環繞於身體曲線、散發出誘人的性感氣息。不論是使用像薄紙狀的「尼奧普林」(neprene,一種合成橡膠布料),以及運用細小絲繩從頸部不斷纏繞,往下旋轉於整個軀體,直到開高衩的大腿處為止。

       這位設計師表示:「一開始有搖滾的節奏,加上都會泥土的味道;之後再加上性感元素,使其呈現兩種渾然不同的世界。」他進一步表示,在一件「繃緊洋裝」(taut dress)的身上,印有類似飄逸效果的「瀝青快速道路」(asphalt highway)與道路旁的「圍籬巴」的圖案景象。

       然而,這其中的科技元素還是可以明顯的感受123到,因這次將圖案印製在最容易散發出性感象徵部位的「胸部」與「臀部」上。光亮鮮麗的汽車顏色色澤:通常包括綠色、紅色與黃色等色系;這些表現的手法,看起來都非常酷似「聖羅蘭品牌」(Yves Saint Laurent,YSL)旗下設計師Claude and François-Xavier Lalanne 之前創作出的作品。

       最後加總起來,設計師Chalayan的創意風格頗具「嬉戲頑皮」(playful)效果:儘管在這次的流行秀場中所展示的服裝,雖然並不是那麼令人難以忘懷;然而,他卻在招牌的流行服飾中充分顯示出「嬉戲」,但非常具「實用性」(practical)的流行服飾。

       這位流行設計一改過去傳統,在伸展台上的一位模特兒,極力炫耀她身上的皮草外套:令人驚奇的是她居然開口說話,操著一口濃濃的俄國腔,用英語說:「我的名字是茱莉亞,我是一隻黑狐貍。」引起在場觀眾哄堂大笑,相較以往,模特兒在舞台上講話、微笑;這乃徹底顛覆以往伸展台上毫無表情的表演模式,徹底使伸展台進行「革命化」。

       另外,今年Sonia Ryjiel流行設計師的秀場,並不如去年做40周年紀念日時,那麼盛大、奢華;今年Sonia Ryjie改變市場路線,將她位於巴黎左岸設置的「流行精品店」(boutique),重新整裝成一家「名流社交場所」(salon,或稱「沙龍」)。在這個沙龍裡,所有的模特兒都身穿纖細、暗色調色系服裝,漫步在灰暗的背景下,運用招牌的長針織「(前開釦)羊毛衫」(cardigan)身上搶眼的[受傷害 的「梅子」與「杏仁」](bruised plum and apricot)所散發出的亮色系顏色;而形成強烈的對比。

       對Sonia Rykiel本身而言,當她坐在自己舉辦秀場的正中央時,勾起在她腦中年少的回憶:當她第一次舉辦流行展示會時,那時她還沉醉於閱讀經典詩集,當時她把「原聲帶」(soundtrack)音樂,充滿休閒、行為不檢、充滿罪惡的「左岸地區」所有事物,視為不可碰觸的危險行為。她將這些歸類為道德淪喪、自甘墮落的生活。當初追求時尚的年輕設計師,因為她在流行市場機智的靈感創意,推出用法文"Très cher pullover”,或稱 「昂貴毛線衣」(expensive sweater)的字樣,放在服裝胸前做大字裝飾。在伸展台上的模特兒,展現亮麗的各種「洋裝」(dresses)、「袋狀寬鬆下垂褲」(baggy pant)以及「縫製補貼袋布」(patchwork bag)。對在場一些上年紀的觀眾,Rykiel清楚詮釋出這份幾乎退色的流行追憶;知名音樂企業家Kanye West也出席這場盛會。在這個下雨的巴黎街上,揚起一陣陣充滿「青春」氣息的笑聲。

        1高盧(拉丁語:Gallia),是指現今西歐的法國、比利時、意大利北部、荷蘭南部、瑞士西部和德國萊茵河西岸的一帶。在英語中,Gaul這個詞(法語:Gaulois)也可能是指住在那一帶的居民。不過更多時候這個詞是指廣泛分佈于歐洲並且甚至在羅馬時期擴張至安那托利亞中部的使用高盧語(凱爾特語族的一個分支)的那些人。高盧的古羅馬語就是Gallia。古羅馬時代高盧人曾經廣闊的分佈在歐洲並分成了兩族,除了住在法國的高盧人,還有一部分居住在意大利北部的平原,其他的高盧人移民到了在現時的西班牙一帶。對於羅馬的統治,高盧的部落首腦韋森蓋托里克斯(Vercingetorix)(前72年-前64年)曾經帶領高盧起義,後被凱撒擊敗,投降後被判絞刑。

        1Sugar rush是Julie Burchill在2004年出版的第一部小說:主要內容敘述青少年之間產生的複雜問題。在這篇撰寫的文章中,女主角Kim Lewis被迫退學原本就讀於posh的高中,後來因為行為不檢而被迫退學;而進入到在當地惡名昭彰的少年感化院。因為這個環境下龍蛇雜處,而與一位名為Zoe的狠少女,為爭奪地盤而有激烈的火拼。不過在這期間,她卻結識Zoe的好朋友Maria”Sugar” Sweet成為好朋友。但事後,她卻與這位女朋友發生不倫之戀,由剛開始乾材烈火開的奇特戀情,最後卻演變成令人辛酸的悲慘命運。這本小說被譽為當代題材上,撰寫的非常寫實,內容有關青少年的反叛性格與衝動,但最後卻以悲慘收場。

        1Elsa Schiaparelli 女士(1890-1973)是一位可以讓人得到啟示的義大利流行設計師。在當時,Schiaparelli女士與Coco Chanel女士是在第一次世界大站與大二次世界大戰之間的這段期間,當時是掌控流行界的兩大龍頭。她最初是以針織服裝在市場上崛起。.她受「超現實主義畫家」(Surrealist)極大的影響:如曾經與她合作過「超現實主義大師」的「達利」(Salvador Dali)與Alberto Giacometti的兩位畫家。她的客戶包括「勝家縫紉機公司」(Singer Sewing Co.)繼承人Daisy Fellowes以及女星Mao West。因為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她並沒有對當時流行市場的困境而做出因應的改變;不幸在1954年,她所經營的流行事業體因此關門倒閉。

  
 
全球流行動態直擊 GoGoTrend

 

         會員申請  會員須知  繳費方式  聯絡我們  資訊論壇

                 版權所有 © 2007  前進流行資訊  GOGOTREND FASHION PICTURES CENTER